当前位置:阳朔新闻中心 > 娱乐 >

明星直播带货火了,但你了解“直播
发布时间:2020-04-26 16:42来源: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19日电(任思雨)听过直播带货、直播逛博物馆、直播演唱会,但你听说过直播卖剧本吗?

  最近,受疫情影响而暂停的影视行业还没有完全恢复,有这样一场直播活动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几位编剧轮流介绍自己的原创剧本,等待有意向的人前来合作。为何要用直播的方式卖剧本?它真的可行吗?

第二期“直播卖剧本”大会。 第二期“直播卖剧本”大会。

  我有好剧本,你来听吗?

  14日晚8点,一场“直播卖剧本”的直播准时开始,400多位观众已经等候在直播间。活动的发起者,编剧帮创始人、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秘书长杜红军首先告知了规则:不介绍履历,让编剧们用故事说话。每位编剧都有10分钟来介绍剧本内容,5分钟接受回答,围观团和观众可以发表评论或者打赏。

  如果制片方想进一步了解故事,可以选择打赏168元,在直播结束后,由主办方牵线与编剧进一步沟通。

  首先出场的编剧带来的是《人狼奇缘》,故事讲述了一只狼和史前人类产生情感,最终离开了狼群,成为了人类最亲密的朋友——狗。第二位编剧则用PPT展示了历史题材的剧本《孤城遥望玉门关》,还有《穿越凛冬之门》《去达卡》……直播当晚,一共有5部原创剧本上线,涉及冒险、战争、悬疑、科幻等题材。

第二期“直播卖剧本”活动中,编剧用PPT展示自己的原创剧本。 第二期“直播卖剧本”活动中,编剧用PPT展示自己的原创剧本。

  10分钟里,有人从多个角度详细展开描述,也有人给故事留下了悬念,观众们也发表了或鼓励或犀利的评价,如“最低多少预算可以拍这个电影?”“这个故事想表达什么?”“不能想制作加分,故事要自己精彩。”

  这些作品中,受到好评较多的是《我是余欢水》原著作者余耕的小说《笑苍山》。小说取材于云南大理州森林公安真实事件,讲述了一位因长相导致工作生活跌入低谷的小警察,通过一次惊险万分的雪山救援实现人物逆袭,故事集合了攀岩、滑雪、野外营救、极限户外运动等元素,介绍人说,“不夸张地说,加上几句对白就可以开拍了”。

  围观的观众纷纷评价这部小说的环境、人物、故事都很棒,“余老师的笔,妙笔生花;马老师的嘴,口吐莲花”。

第二期“直播卖剧本”讨论区。 第二期“直播卖剧本”讨论区。

  之所以发起直播卖剧本的活动,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秘书长杜红军在接受采访时说,一方面是受疫情影响,线上的创投可能会成为整个行业的一种常态;另一方面,也想用日渐成熟的直播技术,为编剧和影视公司两方搭建剧本交易的平台,让编剧的好故事找到更优质的合作者。

  他坦言,过去向公司直接卖剧本成本高、项目效率低,有时候难以在短时内判断出原创剧本的价值,加之前几年IP流行,编剧原创不易,也希望通过这次活动让大家对原创剧本产生新的理解。

  在开场前言中他说:“剧本是极少数人才有决定权购买的东西,我们都希望每个故事都有买家,因为每个剧本都是每个卖家花了成千上百个小时写出来的。”

  直播卖剧本,会带来哪些改变?

  截至目前,直播卖剧本已经举办两次,共吸引了近万名观众来观摩。编剧董润年,导演薛晓路,演员、导演、编剧大鹏等业内大咖参与其中,讨论区也常能看到一些编剧和影视公司负责人的发言。

  杜红军透露,除了影视公司的关注,很多编剧也正在观望和报名,在100多人的原创剧本编剧群里,有人看完直播跃跃欲试,也有人表达忧虑,要反思自己创作中存在的问题。

  近日,一部《2019-2020中国影视行业青年编剧生态调查报告》将部分青年编剧的生存现状展现到大家面前。

  在受访的208位青年编剧中,近六成的受访编剧还处于单打独斗的状态,没有加入制片公司或是编剧工作室。他们大多数编剧平均每年接一到两个剧本项目,且很难同时应对多个项目。而有七成受访者表示,都是经由老师或朋友介绍来获得项目机会。

来源:《2019-2020中国影视行业青年编剧生态调查报告》 来源:《2019-2020中国影视行业青年编剧生态调查报告》 来源:《2019-2020中国影视行业青年编剧生态调查报告》 来源:《2019-2020中国影视行业青年编剧生态调查报告》

  在法务方面,他们提到最多的是被“骗稿”(如剧本被采用但无署名,被盗用创意大纲或核心情节等),受访青年编剧中有过这一经历的比例高达75%,且近半数是入行不到3年的新手编剧。当被问及被骗后怎么办时,大多数编剧表示很难维权,一般只能“认倒霉”。

  杜红军形容,原创编剧就像是“在刀尖上行走的一群人”。在制作公司上班的编剧,想要出头成为大编剧并不容易,而在市场上流动的编剧,则每天可能都要面对“面包和远方”的疑问。过去的几年当中,他们帮助编剧维权、告诉编剧如何处理合同,但常常只能起到局部性的作用,对整体环境而言,改变很难。

  为避免侵权,直播活动在发起之初,就要求是已经完成版权注册的完整剧本,电视剧剧本则至少已经完成5集以上。此外还有专业的法务团队为编剧保障权益。杜红军说:“平台上有几千人看到了,想要抄袭的反而不敢抄了,我觉得这也形成了一种保护。”

  直播卖剧本,会变成常态吗?

  对于直播卖剧本的尝试,业内人士和观众们都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编剧宋方金认为,这将改变传统的不透明的剧本交易模式。“新人编剧和年轻编剧将跟资深编剧和成熟编剧接触到同样的资源平台。更重要的是,我相信很多有才华的新人将在这里更快地腾飞”。

  编剧余飞则评论说,直播卖剧本如果能形成产业新模式,做到最好的编剧和剧本都从这里走向市场,那真是行业之福,但很难。

宋方金评论“直播卖剧本”活动。来源:微博截图。 宋方金评论“直播卖剧本”活动。来源:微博截图。

  据了解,直播卖剧本两期节目之后,通过打赏168元进一步商议的有10个左右。杜红军设想,大概做到6期就会有一些更深入的交易。

  他们也正在尝试在未来几期节目中做出改变,比如有编剧用PPT来展示,有网友提出怎么没有编剧的名字,他们也会在下一期作出改正。“我们希望在形式和内容上更吸引人,让更多的业内人士来关注到这件事,这不是一个娱乐的事,是一个严肃的卖剧本活动。”

  “直播卖剧本实际上是个概念,其实是卖故事。”杜红军表示,剧本、小说、一些导演的电影项目未来可能都会放到直播上来。当参与人数变多之后,他们还会把电视剧、电影等不同类型重新进行梳理,再向大家进行比较详细的推荐。

  疫情影响下,直播卖剧本为编剧提供了展示的机会,也为影视行业提供了另一种线上创投的可能性。杜红军希望,这个活动还会坚持办下去,“我相信这些敢于在直播间里面对着几千个人去讲剧本的人,一定是对这个行业热爱的人。原创能得到大家的关注,也许这是个契机,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完)


上一篇:电视剧《一诺无悔》将收官 还原廖俊
下一篇:没有了